长格子围巾

Doctor Who/Star Wars/Star Trek/the Social Network/Firefly/Elisabeth/Mozart!

【翻译】The Doctor's Daughter Prologue



by DarkBalance

原文:https://m.fanfiction.net/s/10923699

感觉小10真的需要一个拥抱QAQ【只见12th一言不发地把Clara推给了他】Fanfiction上的DW治愈小短文,依然无授权…看看就好啊哈哈,QAQ憋打我!

Work Text:

Doctor在TARDIS的控制台边缓慢地走来走去。房间并没有变小,但是墙壁却感觉像是突然更近了。这里没有Donna, 没有Martha, 没有Jack,没有Rose……没有他们来把墙壁推回去,他们的笑容,喋喋不休和独特的性格填满了整个宇宙,撑开了大气层……所有人都离开了。被留了下来或者被送回了家,违背了他们自己的意愿。

不过这样更好,的确更好。 Doctor爱他的同伴们,也许比他应该做到的程度更爱。他爱他们每一个人,甚至是不那么白痴的 Mickey (*1),甚至是Jack Harkness上校,即使他喜欢乱按Doctor的按钮。 他是那么爱他们,爱他们全部,爱到他的心有时会痛。那么爱,所以他才会让自己抛弃他们,为了他们好;那么爱,所以他让他们都走了,而不是留下来打斗,乞求;那么爱,所以他把他们推开了;那么爱,所以他从来都不会哭,因为他害怕这样自己会更加思念他们;那么爱,所以他通常拒绝回头看,因为那真的很痛苦。那真的很悲伤,悲伤到和Doctor的爱一样艰难。他不理解为什么他总是让自己这样受伤,为什么他一直要伤害自己;不理解为什么他就不能遵守他的人们的法则,做到不插手。只是遵从。

大概是因为他爱得太深刻,爱得太艰难。也许是因为他知道,是他们使自己变得更好。

心情沉重地叹了一口气,Doctor开启了非物质化模式,准备就这样在时间漩涡里坐上几个小时,或几个星期。他正处在一种情绪之中,一种人类大概会称之为“生闷气”的情绪。但是时间领主们不会生闷气。而且他觉得自己有权得到一点时间“不生闷气”(即使TARDIS不赞同,差评),就在Doctor 已经完成了一半的时候,一阵清晰而温和的敲门声突然在控制室中回荡。

“What?”他疲倦地叹了一口气,匆匆瞥了一眼门口,感到担心而迷惑,愣愣地看着。没有人留下来,没有人得以活下来持续破坏,没有人能闯入TARDIS乞求一次旅行或施行一场报复。Well, 没有人,除了Sylvia和Wilf Noble。而即使Doctor并没有对待妈妈们的最好办法,他也相当确定,他已经和Noble家族彻底结束了。

那么会是谁在敲门?

敲门声再次响起。现在,一阵刺耳苛刻的砰砰声撞击着门板,就像在抗议以前是否获得过进入许可的问题。Doctor 眯起眼睛,气冲冲地站了起来,准备去给那个罪魁祸首他应得的。

“What?!”他几乎是在低吼(*2),确保呈现出一个不想被陷入僵局的男人,一个超过九百岁的男人,一个太疲惫太受伤不想再应对任何其他事情的男人。然而,站在门的另一边的,不是一个生气的母亲或一个征求自身权利的旅伴,不是一只dalek或其他充满敌意的外星人,不是任何一个希望再次伤他心或尽可能考验他耐心的人。在门的另一边的,是一个拥有金色头发,和一双充满了希望的明亮眼睛的矮小女孩。她的脸上挂着一个担忧、甚至很有可能是害怕的表情。不过那表情迅速变成了世界上最最灿烂的笑容之一。

“Dad!”她叫道,兴奋写在了她的每个五官上。她张开双臂把自己扔向Doctor,而他蹒跚着后退一步,因为Jenny突如其来的重量和自己的震惊。









“What?”他喘着气轻轻地说。

—End—

*1 Mickey the Not-Such-an-Idiot,笑抽,萌萌萌w

*2 he nearly growleed,大概作者笔误…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