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格子围巾

Doctor Who/Star Wars/Star Trek/the Social Network/Firefly/Elisabeth/Mozart!

关于安全意识的胡言乱语(随笔4)

#一篇意识流#

自从上了学校的防止“sexual assault”的网课…感觉人生观都被刷新了。总算了解什么才算一段健康的关系,就很想吐槽以前看过的3/5的影视中的性别价值观(还害得我对控制狂·batman产生了抵触情绪…

最近因为那个访问学者失踪案,又加了个自我防护网课 可能是最实用的课。毕竟遇到意外再多学科知识都无法救人命。

没了老大哥的庇护 面对这个丑陋的世界 真是连幻灭的念头都懒得有。什么个人主义 什么工作目标…夸夸其谈,连本能都失去。

需要注意:
1。出门在外时不要帮助陌生人 因为人不可能向弱者求助(地区的新面孔都是弱者

2。不要和陌生人独处在封闭空间 有权拒绝 哪怕对方穿制服(电梯恐惧症的来源 难题未解决

3。晚上不要外出 不得不晚归时找人结伴

4。不要对任何好心人产生依赖或信任

5。不要饮酒 若不得不 不要喝醉 喝醉=失去自保能力 不要喝混合酒 可能会死

6。遇到潜在危险 按Doctor Who里说的 “RUN!”

7。跑不掉也要勇敢 原始人都是这么活下来的 现代人都退步了 没有梭罗的技能还妄想脱离集体

8。不要和任何“保守”团体打交道 非世俗社会的人的思想都被控制了 其理念可能活在中世纪 中世纪很残酷 (不是黑 这些人的思维方式真的和千年来生活在世俗社会的天朝人不一样  世俗社会比较宽容 而中世纪一点都不宽容…保护好自己再去夸夸其谈吧

9。和人争执要留有余地。失去理智的人什么都干得出。而夺人性命的方式有很多。

列完这些觉得自己对老大哥的爱达到了顶峰。

虽然如果没老大哥的爱可能就会按另一种方式长大…就没那么缺失安全意识…就能活。

如何断定自己够不够勇敢 生存力够不够强…如果两个恐怖分子劫持了你(的车) 你有勇气逃跑吗?你有能力活下去吗?案例中有人做到了…我感觉自己的状态可能会是“My God…Why have you forsaken me?”

细想…其实任何一个人被夺去生命都是极其容易的…

对于自欺欺人的“不要把别人都想得那么坏”的教育嗤之以鼻 全世界那么多人 不可能人人都接受着这种教育长大。人类的想象力非常贫瘠,所有的故事都有原型。想想千尸屋…要不是道德体系的建立所有人都本该下地狱。人性本恶,要时刻牢记这点。

唉 为什么世界上就是有些人不能文明地好好向钱看 非要搞事情?

那个在地铁站被骗过零钱的我居然从“人人都想骗我钱”的状态 过渡到了“人人都可能犯罪 人人都可能杀人 靠 要活下去”的状态…


独自在街上行走的单身女性是弱者吗?在犯罪分子眼里,是的。如同狮子会挑那些落单的羊下手。吹了“要独立,不要依赖别人”很久,如今发现,抱团行动可能像是一种对社会规范的妥协和示弱,但至少不会被盯上,不会死啊。

靠 查到有人打uber都出事。想想两周前我居然敢一个人约陌生人接机,担心了一秒的只是司机会不会是飙车富二代,就很怀疑自己怎么会活到成年的(#千万不要上陌生人的车 #

不会因为一些小概率的意外而因噎废食,总是要离开熟悉的环境独自生活的,不可能永远呆在单一而熟悉的地方。所以,安全防范意识也要跟上…

总结:现代社会和原始社会其实没什么区别。危险处处存在。人比想象中更容易死。只有自己能保护自己。遇到危险要勇敢。但保持时刻谨慎的心态,或许意外根本不会发生。

【HP】符合逻辑的做法(类似1984背景)

【警告】
1、R,涉及到暴力,角色死亡,扭曲,违反人性的非详细描写。
2、无cp。
3、文中发生的事情皆为虚构,但也许,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在其他名字的人身上,这些事情都曾经发生过,或正在发生着。
4、文中任何价值观都不代表作者的价值观。


最后一战,哈利·波特被索命咒击中。这一次,大难不死的男孩再也没有醒来。
救世主已死,邓布利多已死,斯内普已死,霍格沃兹无人管理。食死徒控制了魔法部,黑魔王占领了霍格沃兹,开始他的恐怖独裁。而食死徒们将血统主义的洗脑教育蔓延至了大陆地区,德国的圣徒余党也倍受鼓舞,思想控制的阴影甚至延伸到了魔法界以外,毕竟,巫师如今不必躲躲藏藏。然而麻瓜并没有伏地魔想象中那样不堪一击。他毕竟是旧时代的产物,又不屑于去学习那些并不能使他获得强大力量的东西,更不屑去了解麻瓜世界的发展程度了。最终,他在核武器面前和几位麻瓜首相达成一致,互不干涉。

麦格教授和其他留守在学校的老师们被逮捕、批斗、折磨、软禁,有些人患上抑郁而过早地自行走向彼岸,有些人被黑魔法咒语强行输入的幻觉逼疯了,有些人投降了。而米勒娃·麦格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种,面对任何一种邪恶的咒语,她从未屈服。然而被软禁的第六个月,有一天伏地魔亲手将她送进了Room 101,在这个有名的、噩梦一般的房间里,勇敢的格兰芬多终于崩溃。
第二年春天,米勒娃·麦格死于流感。她拒绝治疗,被麻瓜的传染病杀死了。

“纯血统叛徒”家族被一次次传唤、羞辱、剥削、征税。曾经富裕的如今比普通人还要落魄,不再有心思去抵抗,去四处宣传他们“堕落”的价值观。而如韦斯莱一家这样本就经济窘迫的姓氏们倒很坦然。

伏地魔上台的第二年,他们纷纷加入了革命。这次的革命规模巨大,和前几次的小型暴乱不可同日而语。在校学生、纯血、混血,还有未被关入集中营的麻瓜出身的巫师都加入了。

革命被征压。伏地魔下令严查被牵连任何家族、任何组织、任何人。
人们在工作室、超市、上班通勤的途中被抓走,这些人甚至来不及和家人道别。剩下的人不再敢出门。

人们开始囤积食物,住在下水道里,谎称自己的孩子是哑炮,偷偷把他们送入麻瓜的学校。

黑暗公爵,不,现在是皇帝陛下,执政的第四年,第二次革命爆发了。

火刑被恢复。魔法界的刑法变得中世纪还残酷。如果抗命自杀,受刑者的家人会受到牵连。

韦斯莱先生被抓走,在马尔福家族的地牢里受尽折磨。他的遗体在一星期内被食死徒邮寄给了他的妻子,14次,每天,早晚各一次。“每天都有两次惊喜,最后一次是头,这倒是毫无悬念,”餐桌上,贝拉特里斯在她苍白的侄子问起时得意地大笑,“可惜了,在第10次的时候我手抖了一下,后面的三下可真够无趣呀。”

小马尔福吐了,这个年轻人甚至来不及冲出客厅的门。

第二天,他从背后用枪(没有人知道他从何处得到麻瓜的枪,也无人知晓他是如何学会用枪的)射死了自己的母亲,一击毙命;接着他用斧头砍死了闻声而来的父亲,13下。然后,他冲入了食死徒的会议室,举起魔杖还未对准桌子末端的独裁者,就被自己的姨母一记阿瓦达索命夺去了呼吸。

“执行私刑是非法的,即便是对纯血统叛徒。”伏地魔看来一眼小马尔福的尸体,淡淡地说,不顾他最忠诚下属的惶恐辩解,“两次。贝拉。我不希望再有第三次。”

马尔福家族倒台了。食死徒进行了一番内部斗争。

韦斯莱夫人疯了。第一次革命中,她的大儿子比尔被索命咒击中,乔治失去了一只耳朵。第二次革命,二儿子查理被判去喂了龙;三儿子帕西在看到父亲的第6次后用魔杖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小儿子罗恩被送去了Room 101,再也没回来,有消息称他被幻觉逼疯吞毒蜘蛛自杀了;双胞胎被判割下耳朵,弗雷德两只,乔治一只(“这样他们就再次对称了。”布莱克家的疯女人说。)临刑那天双胞胎用厉火点燃了整栋房子,“我们死后必须被世人认出哪个是哪个。”他们嘲笑屋子里无法逃走尖叫着的食死徒们。面对彻底的废墟,伏地魔没有追究双胞胎抗刑的责任,因为韦斯利家最小的女儿在高级通缉令上已有六年,而韦斯利夫人已经彻底疯了,她用精湛的烹饪魔法把丈夫的尸首煮进了锅里……喂给前来探望她的朋友们……

她被送进了圣戈芒,就在隆巴顿夫妇隔壁的病房。被送去的那一天,韦斯莱的精神状态倒是很好,平静地看着贝拉特里克斯笑得像个疯子,她早就是了。

……

第五年,伏地魔撕毁了和麻瓜的和平条约。他专门派人研究麻瓜的科学。然而,同样地,这十年来,麻瓜对魔法也不再是一无所知,来政治避难的混血和麻瓜出身的巫师比比皆是,学校的教科书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很多很多早期就逃出魔法界的巫师,站在了麻瓜的一侧,他们学习科学,帮忙制造武器,魔法武器,为迟早要爆发的战争做足了准备。

整个欧洲大陆弥漫在战争随时打响的恐怖气氛之中。

……

纳威·隆巴顿掀开了隐身衣,用魔咒处理了金妮·韦斯莱的尸体。韦斯莱家的小女儿非常勇敢,丝毫不比她的哥哥们逊色。她曾经在被钻心咒折磨了整整三小时后从地牢逃脱,最终却为帮助同伴阻挡而亲手拥抱了死亡,和虐杀父亲的凶手同归于尽。“绝不能让韦斯莱夫人知道,”他茫然地看着地上死去的疯布莱克,说,“你我都知道她为什么还没有自杀。”

”来吧,用那个时间转换器,“赫敏抹掉脸上的血,疯子食死徒的血,说,”我要回去杀死伏地魔,在他还没有像如今这样难以战胜的时候。“

“1998年?”隆巴顿家的男孩问道,“在……哈利还活着的时候?”

“不,1926年。“赫敏说,”1926年12月31日。”

……

第四年,赫敏·格兰杰和罗恩·韦斯莱一起被抓。他们分次被关入了Room 101。
之后,罗恩自杀了,赫敏没有。最终她从集中营逃了出来。

“我知道为什么他会自杀,”她曾对隆巴顿家的男孩说,“我原以为Room101恐怖是因为里面有摄魂怪……不,它比摄魂怪恐怖百倍。它把你击碎,再重新拼装。如果你拒绝,就自杀。如果不,你会活下来,但你也不再是你了。”

-End-

入了童年没入的大坑#facepalm#(随笔3)

#Anger, fear, aggression; they are the dark side of the Force. If once you start down the dark path,it will forever dominate your destiny.#

我居然入了星战坑…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久久不能平静…这感觉就像是一个疯狂痴迷西游记和红楼梦搜刮到连连环画都看,却因为各种卡牌游戏造成暴力心理阴影而拒看三国演义的小孩,有一天突然从一部被粉丝骂声连连的衍生电影入手,结果一路补到文言…然后后悔自己的童年居然错过了三国演义。

(Star Trek=西游…Doctor Who=红楼…Star Wars=三国…差不多是这样的设定233

正传里最喜欢的角色除了主角Luke就是Ahsoka…虽然她都没有出现在电影中…唉

白日发深夜发的疯(随笔2)

记得期末前在自修教室的角落里埋头苦刷,下课铃响也拒绝离开,高三新寝室里最不熟的室友突然拉我去吃饭。吃饭时我们聊了很多,人生轨迹、理想与现实、社会阶级的凝滞、它在学校里的映射、大学的学习方式…虽然其实两个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找我谈那些,也许因为我还算能认真听别人讲话。聊天的时候,我看着她,想起曾经那个初中小孩对高中生活的幻想:一个可以和同学谈一些莫名其妙东西的地方。幻灭几年后,幻想居然最终实现了。

以前填零志愿的时候,只有两个想法:1这个很远的地方最好能进,2可以住校。
走出舒适圈的事,情感会告诉我我不想去做,但理智告诉我其实我想。遵从内心是个谬论,有时候人必须遵从自己的大脑。
经历了那么多纠结的心理活动,那么多患得患失的选择恐惧症,怕了一路也居然慢慢变得勇敢起来。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
再回顾曾经那个为集体归属感可以付出除学习时间外的一切,却被保护得太好、眼高手低、浪漫主义情怀过头,不知挑战自我和表面归顺时代潮流之快感……的小朋友,用恍如隔世来形容倒是蛮恰当的。
在吃尽思乡的苦头之后(不过和家隔了两个区),在对一切失去信任后(不过读了几本书不过被暗里损几句),三年后,我还是做出了同样的选择。抛弃舒适圈。
虽然我也明白这会使我离最初的那个纯真善良的理想主义小孩越来越远。
以前说过很多幼稚的话,做过很多无法实现的承诺,写过很多情感过剩到令人浑身发冷的文字…然而我无法责怪甚至无法嘲笑那时的自己,因为当时我竟的确是真心的。
只是,人总要向前看吧。少年人的朝气可不能错过了。的确认识了几个很不错的人,做过几件自己还算比较满意的事,然而怀念过去这种事,等到中年再说好了。
{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人生地不熟,重新洗牌,从头再来。}在这种如万花筒般的时代,一直是我在每个阶段的人生理想,也是部分人的生活方式,包括我的父母,包括我的一些同学。
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若硬要说有,那大概是改变本身。



后记:
我发誓,我一开始真的想走标准文艺青年们那种忧伤求悲风格…然而…还是回到了这种迷一般的…鬼知道什么风。啊。娱乐致死。啊。我不过是浮华世界中觅肉而食的野兽之一罢了。
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

【Doctor Who】若为自由故


“我受不了了,这里并不是我的世界。这里不是我的家。”

“Rose,我很抱歉……”

“不,不是你。错的从来不是你。”Rose叹了口气,迟疑之下,还是揉了揉人类Doctor的头。他们是如此相像,却又截然不同……她心不在焉地想,说道:“明天我会去请律师讨论一下离婚财产分配问题。”

Doctor……不,人类Doctor看她的眼神很复杂。

“嘿,开心点,好吗?“Rose苦笑了一下,“至少现在你的人生不必被强行和我绑在一起了。你值得拥有自己的生活。我知道你不想被枯燥的文职工作所束缚。”

他皱了皱眉做出一副苦相——如此相像——可他说话时嘴巴动的方式像Donna:“可我答应了他要好好照顾你……”

“Stop!”Rose做了个温和的手势,但说话的语气很坚定,“我不需要。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好吗?你知道我不想要你,我知道你也不想要我。现在我们都自由了……”

人类Doctor—John Smith—说:“之后我想去旅行……当然,以普通人的方式。去做志愿者什么的……我需要先列一个计划。你想一起吗?”

“我有自己的计划啦,小男孩。”Rose拍了拍他的手。

John为她的称呼翻了个白眼。

哦,Doctor可不会这么做……Doctor在旅行前也从来都不会列计划,他的字典里可能根本就不存在这个词吧。John是年轻开朗的……以他自己的方式。他不需要一个同伴不时将他从黑暗中拉出。他也会搞出一堆事情,但他不会被愧疚和自责困扰过久。他喜欢交新朋友,也坦然面对离别。就像现在这样。

John是不同的,Rose想,他是John,不是某个外星人的复制品……现在她为此感到放松和释然。

“Still friends?" 沉默了一会儿,John深吸一口气,瞪大了双眼,问。

“Of course.” Rose笑了,这次是真心的。






*
不知道我在干嘛……应该不是报社。
一如既往的Donna基因10.5设定。
Rose&10.5以及Rose/10。
缺了一年DW了…我急迫地需要圣诞特刊…

音乐和文学 (随笔1)

突发奇想决定将音乐和文学做个类比…虽然是完全不打算主修这两样的行外人,但毕竟思考是相通的。于是把想法写下来了。一点也不专业。


1 )开放度+深度

听歌和阅读都是人和自己进行交流的过程。既然交流需要各种各样的话题,那尝试不同风格的作品并挖掘出一些深度,就是极普通的事。


很长时间,我只接触pop,也就是商业音乐。然而,主题单一的pop只为迎合听众而作,完全没有体现音乐人自己对政治和社会的思考。正如很多畅销书,风靡一时的文字终究只是卖弄文笔罢了。文学价值远不如商业价值。


Plus,只关注独立音乐人,对不参与歌曲创作的歌手不予评价,因为其作品无法与文学作品类比。


2)经典不等于古典

古典经久不衰必有其缘由,但我不会说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是糟粕。我个人把古典看作必修的功课和个人兴趣,它们很有价值,但毕竟已经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现代作品更能激发人们的思考和绝对共鸣。


类比文学。我很欣赏傲慢与偏见,但是处于这个年纪和阅历,我对于它的理解跳不出导读的条条框框。但一本翻了一遍遍的1984,能让我随豆瓣上藏龙卧虎的引导和自己的探索走出很远。


然而,词汇量、文化差异和代沟,都意味着查阅资料的必须性。如同读书前需要了解作者背景才能明白那些象征,了解音乐作品也需要查阅乐队的历史背景,发展历程和歌词意义。


不过我觉得不必对分类太较真。对于那些自己并不玩乐器、只是想拓展视野的人,搞清楚一首歌是黑金属还是含一点blasphemy元素的死亡金属,真的比尽力去听懂这首歌本身还重要吗?哪个学生会在读一本书时刻意去区分颓废主义和虚无主义?(当然,哥特和朋克,科幻和反乌托邦这种还是要区别一下的……………………………………………………………… 



3)成长中的改变

改变是世界上最正常的事,思想的改变亦如此。过去甘之如饴,如今可能冷眼相待,这没什么。人是会成长的。若发现某种风格和自己的追求有分歧,那抛弃它也无可厚非——对于那些喜欢的是思想而非其他因素的人。


就比如,初中时还蛮喜欢Green Day(因为讽刺了小布什?)…但现在只尊敬NOFX;小学书单上就有“老人与海”,但使我真正读懂其中硬汉精神的却是高中语文课。


4)猎奇的风险

不断探求新事物的过程中,必定会接触到黑暗。音乐、文学…任何领域皆如此。


纯粹的善良是未经考验的天真。判断一个人是否会被黑暗吞噬,不是看其是否善良,而是看其是否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易受影响的人若离黑暗太近,很可能会沉溺其中。而独立思考的人会利用黑暗,而不被黑暗所蛊惑,不论看到什么都始终记得真实的自我。然而这也是一个谬论:不受一些诱惑和考验,怎会知道自己懂不懂独立思考?


我不会忘却当初因ACU好奇去看萨德侯爵,结果差点吐出人生第一口奶的心情;但是同样的,我也不会忘记被“树上的男爵”这样本有趣的书所吸引,最终结识了卡尔维诺这个伟大的灵魂。


不敢猎奇,怎么跳出语文老师可怜的书单?(受够了“边城”和“西厢记” )不接触各种各样的思想,将来如何独当一面云游四方?不经历考验,怎能在面对堕落时依然坚持自我?


+ Conclusion:

看书也好,听歌也好,影视也好…必然存在消费消遣的部分。但我觉得不能让所有东西就这样被刷过去而已。


(仅为个人想法。分歧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受欢迎的。不同观点的碰撞才会使思维提升。到底是有多脆弱的人才会可悲到去禁KY?只要不涉及人身攻击,任何人都有权发表想法。

bazinga!毕竟我暂时还是个不谙世事的angry young person……

想到哈尔的移动城堡…
渣像素+占tag抱歉…

【书评】分成两半的子爵

《分成两半的子爵》讲述了一个虚幻的故事。
子爵舅舅在与土耳其人的战争中被炮轰成了两半:一半邪恶,一半善良。邪恶的子爵企图骗侄子吃下毒蘑菇、纵火杀人取乐;善良的子爵为救侄子被蜘蛛咬伤,救治麻风病人……两个“半子爵”为同一位姑娘决斗,最终重新融合成完整的人。

这是一个对于在现代社会的人们的隐喻。现代人是分裂的、残缺的、不完整的,自我敌对;马克思称之为'异化',弗洛伊德称之为'压抑',古老和谐的状态丧生了,人们渴望新的完整。

现代人即自我剖析、自我撕裂、自我敌对的典范。一个人可能不仅仅被分为“正邪”两半,而是矛盾的3/4/5/片(并不是伏地魔切灵魂作魂器)……这些不完整的“我”可以同时出现,也可能出现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人们往往随着阅历的沉淀亦或思考的深入而分裂……一个人的生活由他/她内在的行为准则而规定着,但现代人分裂的不同个体可能有截然不同的(甚至是)对立的准则。建立价值观,膜拜它、把它视为救赎、推翻它、把它贬得一文不值、重新认知它、接受修复它……即是人一生的争斗。

当人完整时(比如书开端上战场的子爵),并不能很好地理解认识世界。
“假如你将变成你自己一半的话,孩子,我祝愿你如此,你便会了解用整个头脑的普通智力所不能了解的东西。你虽然失去了你自己和世界的一半,你是留下的这一半将是千倍的深刻和珍贵。你也将会愿意一切东西都如你想像的那样变成半个,因为美好、智慧,正义只存在于被破坏之后。”-p40

【书评】魔种

熬夜看完了《魔种》…觉得自己要精分。
在书城粗略地瞄了几眼就买下的书。只因它开头的一章实在太吸引我。在英国长大的印度移民、(看似)软弱的哥哥,在左派妹妹的煽动下,投身第三世界家乡的革命事业。一个有追求却不知自己追求什么的人,渴望在初次踏足的家乡找到真正的归属感。…却发现所谓的“反抗斗争“、所遇“同志”…都与想象中截然不同。

这个人物背景似乎很令人头疼…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误以为它是“哲思”的书,读到1/3却惊讶地发现,这居然是一本“流浪”的书:除了主角,任何其他角色的出场基本不会超过一百页。

主角威利如同活在梦中,梦游般去革命,梦游般被捕,梦游般被释放,梦游般听着律师朋友罗杰荒诞的婚姻生活…

如果说书的前1/3是好像在用思想喂我,那后面的2/3就是在推翻之前的1/3并榨干我的大脑。如果说书的前1/3是在不断使我共鸣,那后面的2/3就是在把我推得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从一个如饥似渴的学生、一个聆听者,转为一个莫名其妙的路人、一个旁观者。

需要查阅资料后,再读几遍。虽然承认自己之前对印度的历史并不感兴趣,但我愿意为了这本书去寻找它。因为我很喜欢威利,这个在哪儿都感觉“不像家”的流浪者,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自己的思维被“简化”最终和大部分人一样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同样处在多元化社会,同样赶上(被赶上)飞速发展的“公共汽车”,“刚上车时我们会惶恐不安,但当车子启动时一切事情都顺其自然地开始了”。我想在我们这代人身上多多少少会有一些他的影子。这大概就是《魔种》的魅力吧,看似在讲述一个离你非常遥远的故事,其实体现的冲突与矛盾,那种挣扎的思考,可能一直你身上发生。

如果喜欢这位作者的行文风格和文化背景,推荐他的另一部讲述殖民社会生活、更轻松的作品《米格尔街》,尤其推荐“B.华兹华斯”这一章节。

【翻译】MBTI案例:INFP→INTJ?


原址:http://www.typologycentral.com/forums/myers-briggs-and-jungian-cognitive-functions/75224-infp-intj.html


当我还是个孩子时非常安静沉稳,不在意分享(我真的不在意),非常粗心而且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不喜欢冲突,所以大部分时间无论多嘴的人讲了什么我会就这么结束它,不管怎样这对我不算什么损失。这就像有人为了0.05英镑而哭:就给他们那个该死的硬币吧,我太愿意给他们任何他们想要的了。

我在中学的早些年就是这么度过的,我很天真,也不幸地进入了一个满是混蛋的班级,他们时不时地刁难我或利用我的善良。我会无视他们因为我无法忍受站起来大吵大闹。

当进入高中时,我更加世故了,但我依然更喜欢和平共处。即使有人冤枉了我,我也会无视他们,忍耐几分钟直到他们最终停止。
我乐观地认为他们会自己成长,我在那时对人性有一些错误的认知。同一批人会表现得一直很友善,然后在考试或其他时候向我寻求帮助。但我不在乎;我在学校里一直表现得不错,对我来说帮助他们毫无压力,只需要0努力而已。这其实对我来说没什么,我不认为我为他们做得太多了。 即便如此偶尔我们也会一起出去玩,我从来都不真正是组中的一员。没有人承认我,除了1-2个朋友,和一个我喜欢的女孩。

当进入大学时,我意识到自己有多容易放弃自己。有一天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对于我变成的样子感到厌恶。一个人们不尊重的老好人,一个被开玩笑的人,一个总是被利用的人,一个被低估的人,和一个被践踏的人。我打破了那个形象。 我的骄傲被那个形象深深刺伤了,我决定要改变自己。我说 "靠,把他们全都拧碎。他们现在践踏了我的神经。你们真的想在这个游戏里挑战我吗?好,我可以按照你们希望的任何规则来玩,而我将是最后的赢家。我总是能在最后获取那该死的胜利。你们不配拥有我的好意,现在你们全都滚蛋吧。你们所有人,没有例外。"

我重新审视Te镜头之下的自己并开始纠正自己:我不再当一个如此慷慨和可利用的人了。我变得更冷酷,更严格,更果断,更自私。我曾经并依然在学术领域表现良好,所以我尽力使自己变得更加完美。我在自己巨大的研究领域变得更加自信。我变得严格的理性和逻辑,我开始回击那些混球并且喜欢这么做。同时我也意识到你不能相信任何人;我没有亲身经历过失望,但我亲眼目睹了别人被它毁灭,而我想象着当我在某个喜爱的人身上投入了全部的信任后,再看着同一个人背叛了我的信任或用其他方式毁灭它时,会有多么痛苦。

我禁止自己接近任何人,并强迫自己离开当时接近我的任何人。我把自己对所有人都封闭起来,并且开始看到人们是怎样腐烂的个体。 我开始把感情、依恋和爱视作弱点。我从不真正需要任何人,也不会有人在那里等着我开始一段关系,事实上那里从来都没有任何人等着我开始,而我总是独处得很好,所以现在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需要任何人了。 我开始喂饱我独立的状态,变得更加厌世和虚无。我独处的时间越长,我的知识和自我意识越发积累,我的自尊也越发增长。我开始变得狡猾,开始提前计划事情,寻找机会,并待在幕后。所有这些的事情我都做得出奇好,我变得非常有效率。我重生了。

在这期间我开始研究心理学,人格障碍,MBTI和经常在精神分裂/自恋部门得分,或一个INTJ,我的自我只会加强我就是那个的想法 而我将持续最棒和最闪亮完美的形式直至永远。所有这一切都因为现实生活中成功,通过满意度和高可信度而体现。所有这些潜在的性格现在正在释放。我不再是镜子的那个可怜虫,也不再是一个可怜的借口。我甚至过度分析着我的类型,为了缩小曾经真实的自我,甚至确信新的我就是真实的我。这种变化之前我没有做过测试,所以我不知道我当时的情况。我只知道现在我是INTJ或INTP,这两种类型都很符合我。我试着阅读其他类型,唯一符合以前的我的,只有INFP、出了错的INFJ或INTP 9。

我还研究了各种特质的功能,我具有很强的Ni(90%)和Ti(95%),其次是Te(80%)和Ne(70%)。我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观察者(低Se),但我可以很容易回忆起往事(潜在Si?)。 Fe和Fi是如此冻结,以至于我都不知道它们是否还存在,但它们很有可能依然存在,因为有时我还是自然地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事实是,它真的花了我0努力帮助别人,而我的帮助通常——尽管投资低能量相当重要。我通过思考发现喜欢帮助别人在工作场所是明智的,即使我忍住不再像以前一样帮助别人。我的Ni就是在学术方面一直带领我的东西。我真的整天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该死地用我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不管它是不是合适或“正统”,只要是正确,还是能得到教授不情愿地点头的承认。不管我做什么都要经过Te,当我不跟人说话或介意自己的事业时,我陷入大量的Ti。我不是很理解Ne,但如果Ne涉及产生想法和可能性,然后我也有很高的Ne,因为我的思维是能产生无尽的可能性和不确定事件,并推测它们。

然而,这也可能只是我发展了非常高的Ti和Te,而之前我是一个F。当我所有的功能上都有了很高的得分时,这很难说。我很难理解是我到底是一个具有非常高Ni的INTP,还是一个有非常高Ti的INTJ。我也想知道我是否是个有Ni-Ti回路的(这倒说得通了)的INFJ,因为这种类型的分数也作为一个精神分裂(一种我有好些年怀疑自己得的人格障碍),但类型并不适合。一个压抑着他的Fe并用Ti取代,所以持续有Ni和Ti的INFJ(这是对我来说可能性非常高)。

所以,你觉得我是一个成长中转变成INTJ因为它“更好”的INFx吗?这种变化可能吗?或者也许我是一个很不成熟最终决定行动的INTx?这些功能都支持着一些不同的性格。总之,如果我真的戴着INTJ的面具,如果我确实使用着其他的人格面具,我一定要在这方面做得该死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