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格子围巾

Doctor Who/Star Wars/Star Trek/the Social Network/Firefly/Elisabeth/Mozart!

【HP】符合逻辑的做法(类似1984背景)

【警告】
1、R,涉及到暴力,角色死亡,扭曲,违反人性的非详细描写。
2、无cp。
3、文中发生的事情皆为虚构,但也许,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在其他名字的人身上,这些事情都曾经发生过,或正在发生着。
4、文中任何价值观都不代表作者的价值观。


最后一战,哈利·波特被索命咒击中。这一次,大难不死的男孩再也没有醒来。
救世主已死,邓布利多已死,斯内普已死,霍格沃兹无人管理。食死徒控制了魔法部,黑魔王占领了霍格沃兹,开始他的恐怖独裁。而食死徒们将血统主义的洗脑教育蔓延至了大陆地区,德国的圣徒余党也倍受鼓舞,思想控制的阴影甚至延伸到了魔法界以外,毕竟,巫师如今不必躲躲藏藏。然而麻瓜并没有伏地魔想象中那样不堪一击。他毕竟是旧时代的产物,又不屑于去学习那些并不能使他获得强大力量的东西,更不屑去了解麻瓜世界的发展程度了。最终,他在核武器面前和几位麻瓜首相达成一致,互不干涉。

麦格教授和其他留守在学校的老师们被逮捕、批斗、折磨、软禁,有些人患上抑郁而过早地自行走向彼岸,有些人被黑魔法咒语强行输入的幻觉逼疯了,有些人投降了。而米勒娃·麦格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种,面对任何一种邪恶的咒语,她从未屈服。然而被软禁的第六个月,有一天伏地魔亲手将她送进了Room 101,在这个有名的、噩梦一般的房间里,勇敢的格兰芬多终于崩溃。
第二年春天,米勒娃·麦格死于流感。她拒绝治疗,被麻瓜的传染病杀死了。

“纯血统叛徒”家族被一次次传唤、羞辱、剥削、征税。曾经富裕的如今比普通人还要落魄,不再有心思去抵抗,去四处宣传他们“堕落”的价值观。而如韦斯莱一家这样本就经济窘迫的姓氏们倒很坦然。

伏地魔上台的第二年,他们纷纷加入了革命。这次的革命规模巨大,和前几次的小型暴乱不可同日而语。在校学生、纯血、混血,还有未被关入集中营的麻瓜出身的巫师都加入了。

革命被征压。伏地魔下令严查被牵连任何家族、任何组织、任何人。
人们在工作室、超市、上班通勤的途中被抓走,这些人甚至来不及和家人道别。剩下的人不再敢出门。

人们开始囤积食物,住在下水道里,谎称自己的孩子是哑炮,偷偷把他们送入麻瓜的学校。

黑暗公爵,不,现在是皇帝陛下,执政的第四年,第二次革命爆发了。

火刑被恢复。魔法界的刑法变得中世纪还残酷。如果抗命自杀,受刑者的家人会受到牵连。

韦斯莱先生被抓走,在马尔福家族的地牢里受尽折磨。他的遗体在一星期内被食死徒邮寄给了他的妻子,14次,每天,早晚各一次。“每天都有两次惊喜,最后一次是头,这倒是毫无悬念,”餐桌上,贝拉特里斯在她苍白的侄子问起时得意地大笑,“可惜了,在第10次的时候我手抖了一下,后面的三下可真够无趣呀。”

小马尔福吐了,这个年轻人甚至来不及冲出客厅的门。

第二天,他从背后用枪(没有人知道他从何处得到麻瓜的枪,也无人知晓他是如何学会用枪的)射死了自己的母亲,一击毙命;接着他用斧头砍死了闻声而来的父亲,13下。然后,他冲入了食死徒的会议室,举起魔杖还未对准桌子末端的独裁者,就被自己的姨母一记阿瓦达索命夺去了呼吸。

“执行私刑是非法的,即便是对纯血统叛徒。”伏地魔看来一眼小马尔福的尸体,淡淡地说,不顾他最忠诚下属的惶恐辩解,“两次。贝拉。我不希望再有第三次。”

马尔福家族倒台了。食死徒进行了一番内部斗争。

韦斯莱夫人疯了。第一次革命中,她的大儿子比尔被索命咒击中,乔治失去了一只耳朵。第二次革命,二儿子查理被判去喂了龙;三儿子帕西在看到父亲的第6次后用魔杖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小儿子罗恩被送去了Room 101,再也没回来,有消息称他被幻觉逼疯吞毒蜘蛛自杀了;双胞胎被判割下耳朵,弗雷德两只,乔治一只(“这样他们就再次对称了。”布莱克家的疯女人说。)临刑那天双胞胎用厉火点燃了整栋房子,“我们死后必须被世人认出哪个是哪个。”他们嘲笑屋子里无法逃走尖叫着的食死徒们。面对彻底的废墟,伏地魔没有追究双胞胎抗刑的责任,因为韦斯利家最小的女儿在高级通缉令上已有六年,而韦斯利夫人已经彻底疯了,她用精湛的烹饪魔法把丈夫的尸首煮进了锅里……喂给前来探望她的朋友们……

她被送进了圣戈芒,就在隆巴顿夫妇隔壁的病房。被送去的那一天,韦斯莱的精神状态倒是很好,平静地看着贝拉特里克斯笑得像个疯子,她早就是了。

……

第五年,伏地魔撕毁了和麻瓜的和平条约。他专门派人研究麻瓜的科学。然而,同样地,这十年来,麻瓜对魔法也不再是一无所知,来政治避难的混血和麻瓜出身的巫师比比皆是,学校的教科书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很多很多早期就逃出魔法界的巫师,站在了麻瓜的一侧,他们学习科学,帮忙制造武器,魔法武器,为迟早要爆发的战争做足了准备。

整个欧洲大陆弥漫在战争随时打响的恐怖气氛之中。

……

纳威·隆巴顿掀开了隐身衣,用魔咒处理了金妮·韦斯莱的尸体。韦斯莱家的小女儿非常勇敢,丝毫不比她的哥哥们逊色。她曾经在被钻心咒折磨了整整三小时后从地牢逃脱,最终却为帮助同伴阻挡而亲手拥抱了死亡,和虐杀父亲的凶手同归于尽。“绝不能让韦斯莱夫人知道,”他茫然地看着地上死去的疯布莱克,说,“你我都知道她为什么还没有自杀。”

”来吧,用那个时间转换器,“赫敏抹掉脸上的血,疯子食死徒的血,说,”我要回去杀死伏地魔,在他还没有像如今这样难以战胜的时候。“

“1998年?”隆巴顿家的男孩问道,“在……哈利还活着的时候?”

“不,1926年。“赫敏说,”1926年12月31日。”

……

第四年,赫敏·格兰杰和罗恩·韦斯莱一起被抓。他们分次被关入了Room 101。
之后,罗恩自杀了,赫敏没有。最终她从集中营逃了出来。

“我知道为什么他会自杀,”她曾对隆巴顿家的男孩说,“我原以为Room101恐怖是因为里面有摄魂怪……不,它比摄魂怪恐怖百倍。它把你击碎,再重新拼装。如果你拒绝,就自杀。如果不,你会活下来,但你也不再是你了。”

-End-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