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格子围巾

Doctor Who/Star Wars/Star Trek/the Social Network/Firefly/Elisabeth/Mozart!

白日发深夜发的疯(随笔2)

记得期末前在自修教室的角落里埋头苦刷,下课铃响也拒绝离开,高三新寝室里最不熟的室友突然拉我去吃饭。吃饭时我们聊了很多,人生轨迹、理想与现实、社会阶级的凝滞、它在学校里的映射、大学的学习方式…虽然其实两个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找我谈那些,也许因为我还算能认真听别人讲话。聊天的时候,我看着她,想起曾经那个初中小孩对高中生活的幻想:一个可以和同学谈一些莫名其妙东西的地方。幻灭几年后,幻想居然最终实现了。

以前填零志愿的时候,只有两个想法:1这个很远的地方最好能进,2可以住校。
走出舒适圈的事,情感会告诉我我不想去做,但理智告诉我其实我想。遵从内心是个谬论,有时候人必须遵从自己的大脑。
经历了那么多纠结的心理活动,那么多患得患失的选择恐惧症,怕了一路也居然慢慢变得勇敢起来。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
再回顾曾经那个为集体归属感可以付出除学习时间外的一切,却被保护得太好、眼高手低、浪漫主义情怀过头,不知挑战自我和表面归顺时代潮流之快感……的小朋友,用恍如隔世来形容倒是蛮恰当的。
在吃尽思乡的苦头之后(不过和家隔了两个区),在对一切失去信任后(不过读了几本书不过被暗里损几句),三年后,我还是做出了同样的选择。抛弃舒适圈。
虽然我也明白这会使我离最初的那个纯真善良的理想主义小孩越来越远。
以前说过很多幼稚的话,做过很多无法实现的承诺,写过很多情感过剩到令人浑身发冷的文字…然而我无法责怪甚至无法嘲笑那时的自己,因为当时我竟的确是真心的。
只是,人总要向前看吧。少年人的朝气可不能错过了。的确认识了几个很不错的人,做过几件自己还算比较满意的事,然而怀念过去这种事,等到中年再说好了。
{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人生地不熟,重新洗牌,从头再来。}在这种如万花筒般的时代,一直是我在每个阶段的人生理想,也是部分人的生活方式,包括我的父母,包括我的一些同学。
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若硬要说有,那大概是改变本身。



后记:
我发誓,我一开始真的想走标准文艺青年们那种忧伤求悲风格…然而…还是回到了这种迷一般的…鬼知道什么风。啊。娱乐致死。啊。我不过是浮华世界中觅肉而食的野兽之一罢了。
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