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格子围巾

Doctor Who/Star Wars/Star Trek/the Social Network/Firefly/Elisabeth/Mozart!

【翻译】MBTI案例:INFP→INTJ?


原址:http://www.typologycentral.com/forums/myers-briggs-and-jungian-cognitive-functions/75224-infp-intj.html


当我还是个孩子时非常安静沉稳,不在意分享(我真的不在意),非常粗心而且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不喜欢冲突,所以大部分时间无论多嘴的人讲了什么我会就这么结束它,不管怎样这对我不算什么损失。这就像有人为了0.05英镑而哭:就给他们那个该死的硬币吧,我太愿意给他们任何他们想要的了。

我在中学的早些年就是这么度过的,我很天真,也不幸地进入了一个满是混蛋的班级,他们时不时地刁难我或利用我的善良。我会无视他们因为我无法忍受站起来大吵大闹。

当进入高中时,我更加世故了,但我依然更喜欢和平共处。即使有人冤枉了我,我也会无视他们,忍耐几分钟直到他们最终停止。
我乐观地认为他们会自己成长,我在那时对人性有一些错误的认知。同一批人会表现得一直很友善,然后在考试或其他时候向我寻求帮助。但我不在乎;我在学校里一直表现得不错,对我来说帮助他们毫无压力,只需要0努力而已。这其实对我来说没什么,我不认为我为他们做得太多了。 即便如此偶尔我们也会一起出去玩,我从来都不真正是组中的一员。没有人承认我,除了1-2个朋友,和一个我喜欢的女孩。

当进入大学时,我意识到自己有多容易放弃自己。有一天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对于我变成的样子感到厌恶。一个人们不尊重的老好人,一个被开玩笑的人,一个总是被利用的人,一个被低估的人,和一个被践踏的人。我打破了那个形象。 我的骄傲被那个形象深深刺伤了,我决定要改变自己。我说 "靠,把他们全都拧碎。他们现在践踏了我的神经。你们真的想在这个游戏里挑战我吗?好,我可以按照你们希望的任何规则来玩,而我将是最后的赢家。我总是能在最后获取那该死的胜利。你们不配拥有我的好意,现在你们全都滚蛋吧。你们所有人,没有例外。"

我重新审视Te镜头之下的自己并开始纠正自己:我不再当一个如此慷慨和可利用的人了。我变得更冷酷,更严格,更果断,更自私。我曾经并依然在学术领域表现良好,所以我尽力使自己变得更加完美。我在自己巨大的研究领域变得更加自信。我变得严格的理性和逻辑,我开始回击那些混球并且喜欢这么做。同时我也意识到你不能相信任何人;我没有亲身经历过失望,但我亲眼目睹了别人被它毁灭,而我想象着当我在某个喜爱的人身上投入了全部的信任后,再看着同一个人背叛了我的信任或用其他方式毁灭它时,会有多么痛苦。

我禁止自己接近任何人,并强迫自己离开当时接近我的任何人。我把自己对所有人都封闭起来,并且开始看到人们是怎样腐烂的个体。 我开始把感情、依恋和爱视作弱点。我从不真正需要任何人,也不会有人在那里等着我开始一段关系,事实上那里从来都没有任何人等着我开始,而我总是独处得很好,所以现在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需要任何人了。 我开始喂饱我独立的状态,变得更加厌世和虚无。我独处的时间越长,我的知识和自我意识越发积累,我的自尊也越发增长。我开始变得狡猾,开始提前计划事情,寻找机会,并待在幕后。所有这些的事情我都做得出奇好,我变得非常有效率。我重生了。

在这期间我开始研究心理学,人格障碍,MBTI和经常在精神分裂/自恋部门得分,或一个INTJ,我的自我只会加强我就是那个的想法 而我将持续最棒和最闪亮完美的形式直至永远。所有这一切都因为现实生活中成功,通过满意度和高可信度而体现。所有这些潜在的性格现在正在释放。我不再是镜子的那个可怜虫,也不再是一个可怜的借口。我甚至过度分析着我的类型,为了缩小曾经真实的自我,甚至确信新的我就是真实的我。这种变化之前我没有做过测试,所以我不知道我当时的情况。我只知道现在我是INTJ或INTP,这两种类型都很符合我。我试着阅读其他类型,唯一符合以前的我的,只有INFP、出了错的INFJ或INTP 9。

我还研究了各种特质的功能,我具有很强的Ni(90%)和Ti(95%),其次是Te(80%)和Ne(70%)。我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观察者(低Se),但我可以很容易回忆起往事(潜在Si?)。 Fe和Fi是如此冻结,以至于我都不知道它们是否还存在,但它们很有可能依然存在,因为有时我还是自然地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事实是,它真的花了我0努力帮助别人,而我的帮助通常——尽管投资低能量相当重要。我通过思考发现喜欢帮助别人在工作场所是明智的,即使我忍住不再像以前一样帮助别人。我的Ni就是在学术方面一直带领我的东西。我真的整天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该死地用我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不管它是不是合适或“正统”,只要是正确,还是能得到教授不情愿地点头的承认。不管我做什么都要经过Te,当我不跟人说话或介意自己的事业时,我陷入大量的Ti。我不是很理解Ne,但如果Ne涉及产生想法和可能性,然后我也有很高的Ne,因为我的思维是能产生无尽的可能性和不确定事件,并推测它们。

然而,这也可能只是我发展了非常高的Ti和Te,而之前我是一个F。当我所有的功能上都有了很高的得分时,这很难说。我很难理解是我到底是一个具有非常高Ni的INTP,还是一个有非常高Ti的INTJ。我也想知道我是否是个有Ni-Ti回路的(这倒说得通了)的INFJ,因为这种类型的分数也作为一个精神分裂(一种我有好些年怀疑自己得的人格障碍),但类型并不适合。一个压抑着他的Fe并用Ti取代,所以持续有Ni和Ti的INFJ(这是对我来说可能性非常高)。

所以,你觉得我是一个成长中转变成INTJ因为它“更好”的INFx吗?这种变化可能吗?或者也许我是一个很不成熟最终决定行动的INTx?这些功能都支持着一些不同的性格。总之,如果我真的戴着INTJ的面具,如果我确实使用着其他的人格面具,我一定要在这方面做得该死得好。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