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格子围巾

Doctor Who/Star Wars/Star Trek/the Social Network/Firefly/Elisabeth/Mozart!

【Doctor Who】A Family Party


脑洞大开。



++++

“工作!一整天的工作!”

Doctor怒气冲冲地走进了Tardis,“还有那些冷漠的、木鱼脑袋的金鱼星人,真令我生气!下次再也——”

他停住了。

Tardis里黑漆漆静悄悄的,连电脑运作的声音都没有。

Doctor警觉地戴上了音速墨镜,环顾四周——

一切正常。

“怎么啦,老姑娘,”他有些担忧,“你今天怎么无精打采的,不会是要罢工吧?”

Tardis赌气似的保持着沉默。

Doctor皱起了眉,迟疑了一下,他小小声地说:“……Sexy?”

强光袭来——

伴随着的是参差不齐的“Surprise!!!!”,全是他熟悉的声音。

“我简直不敢相信!”高挑的红发女子拿着装果汁的酒杯,戳了戳身旁腼腆的青年,“他居然到现在还在使用那个称呼!”青年缩了缩头,一副同样震惊却又不敢表现出来的样子。

“The Ponds!”Doctor皱起了眉(Amy好奇地看着他的眉毛),“等等,你们怎么会在——”他的话只说到一半就被唐突地打断了。(“参加你的Family Party,”Rory可怜兮兮地对已经转移了注意力的Doctor说。)

“Hey,Space Boy~” 那俏皮而富有戏剧性的语调直接击中了他的语言中枢,回答完全是条件反射的:“Hey,Earth Girl.”然后他愣住了,“Donna!”

“Hahahaha好久不见啦,外星人。”Donna还是那副极具气场的皮衣装扮,那样的色调在Tardis冷亮的新装修里显得有些轻微的违和。

“这不对,Donna,不,这完全不对,”Doctor急匆匆地说,没有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又重新拾回了他的上上任特有的、极富戏剧性的口吻,“你不应该记得我的。”

“不提那件事我们还是好朋友,还有请叫我Dr.Donna,我现在可是半人类半时间领主,”Donna一副严肃的表情,“BTW,I love your new face.”她突然又变得喜笑颜开了,侧过头去,“是不是呀,Martha?看起来比原来那张连顺眼多了,还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奇怪,在哪儿见过呢?……”

“很熟悉吗?也许吧,我倒是觉得很像原来的样子呢。”梳着奇怪发型的女生微笑着,礼貌地打着招呼,“Hi,Doctor.”

“Martha?你怎么在这!”

“哦,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Martha翻了翻眼睛,“都过去多长时间了,你应该已经换了两张脸了吧,居然连电话都不打一个,一次都没有!我只好自己来找你啦,还做了个顺水人情——”

Doctor突然觉得颈后一凉,他迟疑地转过身去。 “终于又见到你了,Doctor~”

Jack Hackness上校笔直地站着,微笑着向他眨了眨眼,“多亏了Ms.Jones.”

“哦!不!”Doctor挥舞着手臂大声抱怨道,“这样的话就突然变成噩梦了!”

++++

被一堆发着光的消息盒子轰炸,Doctor一脸WTF地把一个写着“Sorry Sweetie明年再来参加你的F-Party”并自带飞吻的盒子锁了起来,并把一个写着“Miss u so much,old friend.”的盒子扔进了Tardis中贴有“极度危险请勿打开”标语的储藏室。

与Susan和Romana分别通了电话,并和Sarah和Joe打过招呼后,他拨开人群想离开操纵台。 然后他停下了脚步。 不远处比较僻静的地方,站着一个熟悉的金发身影。

Rose.

一种怀旧的情感不可抑制地重新涌上了他的心头,然而有什么东西已经不同了,Doctor第一次感受到了深深的疲惫。

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打招呼时,一个长着ex-ex-他面孔的人走到了Rose的身旁,啊,是人类的Doctor。人类Doctor仿佛有着无限的精力,一边和Rose聊天一边东张西望,他看到了Doctor。

Doctor感到无比的尴尬,然而人类的他并不那样觉得,他用一种Donna的风格兴奋地向他挥手打招呼——也对,他有一半的基因来自Donna。

他在人类Doctor告知Rose时间领主版的他的存在之前逃走了。

++++

从未如此热闹过,Tardis甚至贴心地开启了12人驾驶模式——依然不够。

“棒极了不是吗?”棕发圆脸的女生坐到了他的身旁,拿着两杯拿铁,“要咖啡吗?”

“Clara.”他说。

“你不要就算了,我可以把一杯倒在鸡尾酒里。”

“Clara.”

“Family Party真不错,难道不是吗,Doctor?”Clara的眼睛里仿佛有星星,“常常邀请你的老朋友来玩,你就再也不会感到孤独了。”

“Clara.”

“干嘛?”Clara伸手覆上他的脸,“你看起来很疲惫,是因为太吵闹了吗?”

“Clara,”Doctor轻柔而坚决地把她的手拨开,眼里尽是悲伤,“梦都是没有开头的,当你意识到自己在做梦的时候,梦境已经进行了一半。”

“我知道,”Clara顽皮地笑了,“但梦能使你开心些,不是吗?”



一切都消失了。



++++


Doctor打开了传送台的玻璃门。

这已是第44亿个年头。



-End-




后记:

补完S9E11和E12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P.S.各种旅伴都挺喜欢的,然而我并不是10Rose党……另外我接受Donna-10.5设定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