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格子围巾

Doctor Who/Star Wars/Star Trek/the Social Network/Firefly/Elisabeth/Mozart!

【翻译】With A Capital T


那个字母T打头的词

作者:Starjargon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704055

Summary:

Missy meets River Song. The Doctor never stood a chance. Fluffy one-shot written mostly for the joke in the middle. Timebaby; Twelve/Missy; Twelve/River; Amy/Rory
Title from the Music Man


当她听见他那地狱般的喊叫时转了转眼睛,没有停歇,而是用一只手掀起裙摆,大摇大摆地直接没入车水马龙的交通。一个年轻的人类男子抓住她,把她从一辆迎面而来并显然没打算停下来的车前拉开。

粗鲁。

“你想什么呢?!你可能已经被撞死了!”他对着她放肆地吼道。她对他扬起了眉毛。

“相信我,我一直都很好,”她冷淡地说。然后,她的脸亮了起来,形成一个可怕的微笑。“但是这……你真好,”她说,靠近然后伸手拍拍他的脸颊。

“Missy!把她还给我!”她听着,翻了翻眼睛,当两个女人走近那个年轻人并用询问的目光在他和她之间打量时,拒绝转过身去。

很好。他是从边上过来的;而即使是现在她也能听到他的大声嚷嚷。她把一只手放在臀部,一声夸张的叹息脱口而出。

“说实话,Doctor,你有时需要学会放手。”当他终于映入眼帘时她发话了。

“规则是,如果你带我的女儿出去,我得知道在哪里,是什么时候,而且不超过几天你就要把她送回我的时间线!”头发花白的男子朝她喊道,走向前,轻轻地但是坚定地拉过在Missy的右臂那儿休息的宝宝。

Missy对此报以一声叹息,说,“‘我们’的女儿,Doctor,而且我们两个什么时候会按照规则办事了?”

“Doctor?”三个人同时惊讶地喊道。

Doctor停止向这个女时间领主咆哮,震惊地转身瞪着这一小群人。

“Ponds,”他大口地喘着气,疼痛立即进入了他的眼睛,转向站在他们身边的女人,“River,”更多的痛苦,即便他伸出空着的胳膊轻轻抚摸她的脸,直到他的拇指虔诚地刷过她的嘴唇。她笑了笑,简短地吻了一下,接着挑高了一边的眉毛,直指他怀里的婴儿和站在他身后一脸无聊的女子。

“好了,好了,Doctor,注意你的举止。你不打算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吗?”Missy终于用一种甜腻的、忍耐的语气问道,狡黠的笑容出现在她的脸上,使Doctor警惕地看着她。

“她是对的,Doctor。不要太粗鲁了。”River,轻轻地责怪道。当她扬起一个总会使他叹气并默许的坏笑时,她的眼睛里闪烁着调皮。

“Wife,Mistress;Mistress,Wife.”Doctor尖锐地说,将目光在River身上锁定片刻,然后暴躁地瞪了Missy一眼。

“Mistress(情妇)?!”Amy和Rory恼火地问,看着River也因为愤怒而紧绷起来;然而Mistress看上去就仿佛她的兴趣被激了起来。两个女人开始慢慢绕着对方走动,互相估量。

“嗯,我曾有一个妻子。当然啦,不同的身体。她杀了我。”Mistress说,几乎可以被称为好奇地上上下下地打量着River。

这立即使River停止了严厉的审查,而是在迷恋抬起头来。

“我也曾杀过他一次——在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她朝Doctor点头,说。

“真的吗?”Mistress过于热情地问,“那感觉如何?我已经试图摆脱他几千年了。”

“很显然。”现在被忽略的、愠怒的Doctor抱着他——他们的女儿在Ponds面前翻了翻眼睛,意味深长地评价道。而他们已经陷入了是观看眼前这场迷人的展出为好,还是试图奉承Doctor的宝宝为好的两难境界。

“耗尽了我剩余的重生机会好让他回来。”River吹嘘道,得意地笑着,无视了Doctor。

“一个女时间领主?”Mistress询问道,立刻对这个成功摧毁了Doctor又和他结婚的女人印象深刻,还有一点儿惊讶。 “第一次尝试时就成功杀死了Doctor?”

“被一个精神病患者养大。”River谦虚地耸耸肩假。

“他看起来的确对我们都很重要。”Missy评价道,现在两个女人都深情地看着Doctor。

“上帝保佑,”她们异口同声道,转向对方,意味深长地笑了。

“现在,告诉我亲爱的,完成那些军队和怪兽永远也无法做到的事情,并击败了Doctor的感觉如何?而你又是如何使他和你结婚的呢?”当两个女人开始走开时,Missy问,她对这个和她志趣相投的人充满了好奇和关注。而River给了她的父母和丈夫一个仓促的微笑来说再见。

“哦,不,我宁愿听一点关于你的征服的故事。我确信你曾被冠以‘the Master’的名号?你在我的论文研究中出现了不少次。我很乐意听听Harold Saxon是如何在那样短的时间里成功获得那样大的权利的。还有现在那个可爱的宝宝。“

“哦,他那样迫切地恳求要一个孩子,而且我又有什么更好的方法来保护自己的遗产呢?”她满不在乎地解释说,“至于我权力的上位,那是相当容易的——”Missy开始了,这两个女人现在完全醉心于她们相互的孤芳自赏中,留下Doctor独自恼火——介于他的女儿已经得到了Pond一家的充分重视,没有一个人留下来赞赏他。

他生气地哼了一声,从了Rory的怀里接过小小的女孩。 “我这就……带她回到TARDIS,行吗?”他大喊。Missy向他挥手送行的时候甚至都没有转身。她和River挽着手走开了,两个女人起劲地说个不停。

当Doctor开始踏着步回他的船时,嘴里喋喋不休地嘟囔着。Amy和Rory陪伴着他,终于明白了他们刚才新遇到的时间领主的意义。

“所以……”Rory开始说道,笨拙地看着Doctor和Amy。

“我的女儿刚才是不是和一个心理变态杀人狂魔走了?”艾米有点混乱地问。

“嗯。”Doctor尖锐地说,导致他的孩子陷入了惊慌。他不耐烦地嘀咕着,拍拍她的背,努力使她平静下来,仍然有目的地走向TARDIS。

“那个依然是你最大敌人的人?”

他肯定地清了清嗓子。

“并且是你女儿的妈妈?”

“显然是。”他咬了咬牙,对每个修饰语的正确性表示愤怒。

“那么……你的妻子和你的前敌人现情人交了朋友,策划着宏大的、很可能是吓人的方案,把你抛在身后……带孩子?”Rory问,低头看着咿呀学语的小女孩,她正把Doctor的翻领攥在拳头里,心满意足地吮吸着。

“哦,你就不能闭嘴吗?”脾气暴躁的时间领主抱怨道,他的女儿开始大叫,并在他的手臂里不耐烦地扭动——又一个对他不为所动的女人。

他开始努力赢回她的喜爱,牢骚地讲述River和Master,这个世界是疯了吗?和……当TARDIS为了它在这里降落,她一定还在为重写时间线而生气和……the Doctor。这曾经对人们意味着什么以及……哦,那些美好的旧时光,那时他的同伴还是助手,而且没那么令人印象深刻……那些有人设法杀我的时刻……正如你的母亲,倔强并且下定了决心,使我烦恼,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费心。最后的喃喃自语针对他的宝贝,她已经足够平静来面对Doctor的悠悠球,现在正不协调地试图扑打这个玩具,因为它持续在其善变的轨迹上而潺潺咯咯地笑。

当Amy和Rory听着Doctor的抱怨时,他们回头看向那两个女人远处的剪影,就是她们造成了时间领主的抱怨。而他们知道,即使他再抱怨,在他的整个人生中,他也会穿越时间和空间,找到他们中每一个需要他的人。因为最终,trouble(麻烦)将是宇宙中Doctor爱之胜过一切的东西。而trouble(麻烦)就是那些女人。当Rory和Amy低头看着小小的,新troublemaker(麻烦制造者),而不情愿的Doctor正缠着她小小的、不协调的手指时,他们只是傻笑。

-End-


后记:

读到一半才发现这算是某种意义上的3P?不过这是篇幽默性质的文所以觉得还挺可爱的⁄(⁄ ⁄•⁄ω⁄•⁄ ⁄)⁄

最后两段其实是很感人的……可惜愚蠢的我已经被通篇的长难句绕晕了……没犯错是唯一标准……所以建议去读原文!(揍,那要你干嘛

P.S.这个作者的cp观很合我口味耶!有10/River,12/River和10/Clara!当然还有12/Missy!不过她的各种长难句……唉:-(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