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格子围巾

Doctor Who/Star Wars/Star Trek/the Social Network/Firefly/Elisabeth/Mozart!

【翻译】Nothing Special(T/Hr,M级)

Nothing Special

作者:Winterblum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159131?view_adult=true

我作死地发现AO3上有新的伏赫文…就是爱冷cp!这篇在要授权中:/

Summary:

The last time she saw him was a lie.

Work Text:

她最后一次看见他是一场谎言。

赫敏再也看不见了。她躺在一个小盒子,毫无生气,冰冰凉凉。她的双眼紧闭,无法动弹丝毫。她的两颊凹陷,皮肤苍白如蜡。她的身体被包裹在一条蓝色连衣裙中,上面装饰着设计成花朵样式的褶边。那是一条夏天的裙子,在11月的中旬里,它就像所有其他东西一样,是一场谎言。

人们围绕在她的身边,在她不再想要也不再需要陪伴的时候坚持要陪着她。他们衣服上的黑色布料宣明了他们的目的,即使它们的配戴者沉默地坐着。当然,还是有人在说话。只不过,尽管此时此刻赫敏就在这里,她也听不到他们了。说话者的声音沉闷而空洞,那声音嵌在了房间的木镶板和厚厚的天鹅绒窗帘里。那些忧郁黯淡的话语并没有影响到赫敏,她无动于衷地躺着。

她最后的感觉是如此巨大,如此深刻,并且包罗万象。那感觉就像是一个有人告诉她,她将再也无法感受到任何事的谎言。这种恐惧疯狂地撕裂了一切,在几秒中内,没有什么再是完好的了。它粉碎并撕裂了一切,所有已知的事物都被摧毁了。最后,谎言暴露,赫敏有有了意识。即使这种意识难以承受,冰冷,而且残酷,她依然不想让一片绿色将它从自己这儿偷去。

汤姆怎么能因为害怕而被指责呢?对于赫敏来说,死亡并不是一场伟大的冒险。这就是结束。在这之后,什么都没有了。对她来说,生活不是一个圆。它在二十四年前开始,现在也走到了尽头。



“——有很多朋友,担任了许多职务,比如令人敬佩的女级长,与此同时她仍然霍格沃茨有史以来最好的学生之一。毕业后,赫敏继续她出色的表现,加入了国际魔法合作部。她的同事都认为她是一个敬业,关心——”

门在他身后关上,切断了悼词。汤姆呼吸着寒冷的空气。小雨从灰蒙蒙的天空撒落,衣服令人不快地黏在了他的皮肤上。当他从长袍的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时,他的手指僵硬而笨拙。汤姆离开了,无视着扑面而来的寒风。他是空荡荡的墓园里唯一的身影。汤姆迅速走向大门,香烟的烟雾刺痛了他的肺。他几乎无法呼吸,这是一个方便的解释。

汤姆把墓地远远甩在了身后,没有回头。从现在起,再也没有不确定的因素了。他总是知道她在哪里。另一个香烟造成的拖拽使汤姆微微咳嗽,他轻轻地弹了弹烟蒂。从现在起,她再也没有理由躲着他了。因为寒冷而微微颤抖,汤姆终于拿出魔杖,同样的魔法,让她固定,也使他变得与幽灵无异。

汤姆不想去思考,他成功了,这花了一些时间。找个妓女去个便宜的旅馆房间并不困难。当他操她时,他的想法只围绕着行为本身和释放的冲动。这个女孩不漂亮,也不丑陋。她在床上的表现不错,足以让汤姆感到愉快。在思想空白的幸福中,他达到了高潮,然后从女孩身上滚下,就像浮着一样躺在了柔软的棉花上。

他应该在那之后就离开的,但令人愉快的疲惫感接管了他的身体,让他放松地躺在了旅馆的床上。这个女孩已经付出了一夜,看起来显然也没有理由离开。

一个小时后,汤姆仍然躺在床上。他辗转反侧,而那个女孩盘腿坐在他的身边。他并不真正关心她的存在,但也没有理由告诉她离开。然而,困扰他的是他自己说的话。女孩的手指轻轻地穿过他的头发,如果汤姆闭上眼睛,他甚至可以想象它们属于赫敏。

“我甚至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在那里,”他继续说,回想起殡仪馆,“这不是像他们真的在乎她。”

女孩盯着他,她干的所有事就是听着他说话。她还不如说是一个支撑物。不过他并不在乎。

“对于你的女朋友我很抱歉。”这个女孩最终说道,听起来足够真诚。

“我也是,”他低声说,那些单词在他的舌头上突然变得异常沉重。

“我弟弟去年去世了,你知道,”她继续说,而汤姆讨厌她的声音中的颤抖, “癌症。至少我们知道那总会来……它在最后也没有变得容易些……虽然。”

汤姆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不,我想不会。”

她没有回答,而是继续用手指轻轻地耙着他黑色的头发。他应该离开。女孩的职责已经执行完毕。和她交谈没有任何的意义。她的想法和思想一文不值,汤姆挥一挥他的魔杖就能够抹去她的整个形象。

“无论如何,再也好不了了。”他愚蠢地继续道, “赫敏不喜欢我。”

“赫敏是一个美丽的名字,”麻瓜女孩小心翼翼地低声说。

汤姆现在迫使自己紧闭双眼。有什么东西东西挤在他的胸口,使他的喉咙又干又涩。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只是诅咒这愚蠢的麻瓜。女孩的手指离开了他,而他本应该因为她破坏了那幻觉而向她大声嚷嚷的。他几乎就要掏出魔杖了,但随后她的声音打断了他。

“会好起来的,”她告诉他,尽管她在安慰时自己的声音沙哑而满含泪水。 “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了。我依然想念我的兄弟,但是……好多了。”

他抬头看着她,在她的脸上发现了一个水雾汪汪的微笑,这使他想掐她。相反,他转过头,盯着天花板。

“她甚至没有真正了解我,”汤姆说,不知道为什么他延续了这种毫无意义的对话。 “她会恨我。”

“我不这么认为,”女孩想要安慰他的意图是可悲的,“毕竟,她和你在一起。”

是的,赫敏曾和他在一起。汤姆重重地吞咽。现在,她不再是了。他仍然盯着在酒店房间的天花板。白色油漆随着岁月的流逝和污垢的堆积而泛黄,他感觉如此沉重。他的眼睛燃烧,插着一根刺,使他再也不能眨眼。

“不。”他的声音奇怪地不平坦, “她没有什么特别的。”

没有她他会更好。有什么湿润而温暖的东西从他面颊的一侧滑落。汤姆咬了咬牙,不耐烦地用手把那咸水擦去。

在他离开旅馆房间之前,汤姆抽出了他的魔杖,平稳地挥舞着它。他的魔法强行流入女孩的身体,过了一秒,她的眼睛失去了焦点。汤姆在她结束朦胧的样子之前溜出了房间。对于麻瓜女孩他们就好像从没见过面。对于汤姆,那些话并没有被说出,它们将伴随他度过一生。

{{{{{{{{+}}}}}}}}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