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格子围巾

Doctor Who/Star Wars/Star Trek/the Social Network/Firefly/Elisabeth/Mozart!

【翻译】From Russia with Love(Delgado!Master)

From Russia with Love

作者 MemoryDragon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52346

Summary:

Trying to get his mind off recent events, the Doctor visits Moscow and gets a ticket to the ballet. The ending of the ballet reminds him far too much of how much he's just lost and he's surprised to see an old friend in the row in front of him.

简介不想翻……反正就是10th在法师(Simm版)死后遇见了另一个时间线上的他(Delgado版,老版中和3rd关系还挺正常的那个),标题是一首歌,很好听,建议配合食用,然后,纸巾准备QAQ

AO3上的…没号…要不到授权…哭死(这个大手的写的文从句一堆堆,动词丰富多彩,文笔很棒,尤其是G级。我头大死了QAQ)渣翻,原文好一亿倍,无Beta

Work Text:

Doctor并没有思索过,他是什么时候想到要去观赏芭蕾舞剧的。这只是众多能使他忘记自己造就的死亡,并不去想他所毁掉的生命的事情之一。他试着仅仅把TARDIS搁在随机档,看看她会把他带向哪里。而一部分的他还想要确定在Master对她各种捣鼓后,她是否还是完好的。不过自从遇见从前的自己和撞进了Titanic之后(*1),真的不该再找机会测试她了。所以,他调节控制器,把目的地设定成俄罗斯的莫斯科。他并没有选一个明确的时间,只是选了在苏联解体后的某一刻。 依然是新事物,令人激动的地方,他已经有几个世纪没去莫斯科了。

上一次是当他听说他们在Bolshoi剧场放映天鹅湖时……Well……他真的做不到不去,对不对?他转向Martha,解释说那是天鹅湖的首次公演,而在那一晚之后他是如何使柴可夫斯基振奋的,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所以快点让你的思想离开那片糟粕,Miss Jones。然后他记得Martha就走掉了。

好吧,天鹅湖。真是棒棒哒。距离他最后一次看这个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在这里看一场它的演出更好的地方了。Allons-y!

这场表演堪称完美。真的,它棒得他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Bolshoi证明了它的确是世界著名的芭蕾舞团。双人舞 (pas de deux )是华丽的,一流的音乐,而且舞蹈总体来说完美无瑕 ,令人触动。Doctor被故事深深吸引了,几乎完全忘记了原始的结局被改成了Odette用一堆药物杀死了她自己。这一个显然也是这样。

当芭蕾舞剧结束的时候,Doctor发现眼泪流下了他的面颊。最近有太多人死去了,Astrid和Master……Oh, Master...…为什么这个傻瓜没有去重生而是死在了他的怀里?

“Doctor? 是你吗?现在你已经叫自己这个名字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从前排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Doctor迅速地擦去眼泪挂上一副傻傻的笑容来掩饰他的悲伤。在这个时间段他认识谁呢?Stalin 死了,所以他再也不会陷入任何麻烦。况且,从技术性上来说这也不是他的错而且——

“Master?”他倒抽一口气, 在各种意义上他都被面前男人的鬼魂惊到了。只不过,这不是在不久前死在他怀里的那个Master。Rassilon,这是……就像环绕着他的剧院一样美丽,突然之间,宇宙里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Doctor和他面前的这个人。微笑滑上了他的脸。

Master轻轻地皱眉,他的胡子只是开始有一点灰,在剧院昏暗的灯光下几乎无法察觉。他双手抱胸,担忧地看着Doctor。“'Master?' 我亲爱的Doctor, 你还好吗?你看起来就好像你看到的是一个鬼魂。”

他无法说话,只是瞪着他最好敌人的最初版本。这当然不是Master的第一次重生,不过却是第一个称自己为Master并走上毁灭道路的。这一任Master结实的身材,淡灰色的胡子,量身定制的西装,和绅士的风度,以及有教养的个人魅力,都是如此的独一无二。他没有用眼睛而是用触觉感受放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抬头看到了Master眼里的关心。“Doctor,是我,Koschei。别告诉我你已经把我给忘了?”

Koschei,Koschei。 所以这是在他变成Master之前,在Darkheart,背叛,和死亡之前。如果他能在现在和Koschei说话,警告他,告诉他真相,Master就不会让他自己死掉了,对吗?他甚至都不会变成Master,他将依然是Doctor最好的朋友,而不是敌人……这是诱人的,那么诱人,而Doctor感到在现在改变历史的局面是那样的容易。
Doctor轻微地颤抖着,没有说一个字,而是再次微笑,尝试恢复镇静。他还没有从破坏法则的想法中完全脱离。而它们紧紧地抓着他,就像他心脏上的枷锁。“当然,Koschei!看看你!全是胡子。还有那雪茄的气味……好主意,顺便说一句。这真是棒极了,真的,棒极了。你不知道这有多棒,尤其是在所有地方中,我是在这里,在俄罗斯看到了你!当初我们就是这样找到了你的名字,记得吗?所有那些对原始文化的搜寻,那个关于一个不可能的老家伙的传说。你身上总是有着永生般不可磨灭的东西。”忽视了迎宾员不赞成的目光,Doctor从那排椅子上跳了下来,紧紧地抱住Master。也许有点儿太紧了。“我有多长时间没见到你了?几个世纪?这次不会再逃跑了。”

如果Master……如果Koschei被他的突然袭击惊到了,他也没有表现出来。他只是笨拙地拍了拍Doctor的背,然后礼貌地咳了咳来告诫Doctor这个拥抱有点太紧了,而且时间也有点太长了。

Doctor难为情地跳了回去。“我看你从没停止过喋喋不休的倾向。”Master痛苦地长叹,说。

靠着他的脚后跟轻轻摇晃,Doctor把手插进口袋露齿而笑。尽管Doctor感到悲伤,难过,痛苦,看见Master……看见这个Master,远胜一切,这使他的两颗心脏以一种他不得不重重吞咽来掩盖的方式缠绕着。把注意力集中在好的部分,因为Master (再把他想成Koschei太难了,尤其是在他已经几个世纪没有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思索着注视着他,他不能被允许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到他亲爱的朋友,他真的太高兴了。“Yup,”他说,笑着让词语滑出,“那就是我,从来都不知道闭嘴,hey?虽然我认为你会通过不予理会来忍受我。”

“即使你从Gallifrey逃离,把我扔在一边?”Master说,冷酷地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Doctor开始龇牙咧嘴,对于为什么他会那样做,他记得太清楚了。这终究有点像一个挑战,来看看谁能先离开这个星球。而Master尴尬地被抓住了,还被关了十年的小黑屋。这绝对不是Doctor企图先获取自由的理由的一部分,绝对不是的。Well,可能有一点儿。Well,可能有许多,但是,噢,因此而得到Koschei在法庭上诅咒每一个人的画面,这是值得的。“听着,对于那个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但是……”

Master理解地笑着摆了摆手,“我自己解决了,你看。我决定尝试一下你捎上一个低等生物并带他们环游宇宙的主意。这是……目前为止是引人入胜的。”当Master注意到Doctor是独自一人时停住了,并在身后绞紧了双手。“Ailla,我现在的旅伴,从科学上来说是绝妙的,但她说她没有兴趣来看今晚的芭蕾舞剧。她一点也不欣赏她本该欣赏的美妙艺术。我猜你的同伴也是一样?”

听到这个,Doctor避开了和Master的眼神接触,突然发现地面更富有吸引力。确切来说,这就是他来到这里想要遗忘的东西,遗忘没有Master或他的任何一个旅伴站在他这边的情况。“Martha……刚刚离开,还有另外一个女孩,Astrid,我以为她应该和我一起来,但是……她死了。” 因为努力想把他从那一切中救出而死。虽然,这还不及Master的死亡给他带来伤痛的万分之一。 经历不存在的一年的囚禁之后,他计划对Master做的事,所有他可以给自己的老朋友和敌人展示的事情,比如再次成为朋友,并最终帮助他找到解决扰乱他鼓声的办法…… 结果却仅仅是眼睁睁看着Master躺在他的怀里拒绝重生。

好吧,无济于事。在他得以弹回一个充分的,兴高采烈的笑容,和一点点喋喋不休之前,Master的手再次随着关心,轻轻地抓住了他的胳膊。“为什么不出去吃顿晚餐呢,”Master得体地说,避开了真实的主题。 “我们可以用那些时间了解互相的情况,而且我知道Ailla一定想见见你。”

我打赌她会的,如果仅仅是为了逮捕我的话。Doctor花了很大功夫才没有大声说出它。剧透。“不行,”他以一种懊悔的表情说,“不,真的不行,我真的很想,但这——”

“交叉了我们的时间线?”Master轻笑,这使Doctor吃了一惊。他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他那么努力地不使……“来吧,Doctor。你以前可从没关心过那些规则。”

噢,Doctor想要这个。他瞪着Master,瞪着Koschei,渴望和这个人度过一晚,一个排除在他愚蠢地跨越了半个银河系,而不是花上比每隔几个世纪更多的时间寻找他的老朋友之外的夜晚。但如果他这么做了……

“我在你的时间死了,对吗?”Master好奇地问,小心地观察Doctor的反应,“而你不想让我知道。”

“什么,你死了?”Doctor轻易地掩盖住了,将那些伤痛深深地埋葬,而Master永远也不会在他的脸上找到那些。转向几个正要考虑离开剧院的人中的一个,他用无限的能量把Master拖到了身后,“不好意思,但你能告诉我Koschei会死吗?”

那个矮小的男人困惑地看着他,但是原先在和他说话的红发女人,转过来看着他们,思索着把眼镜推上鼻梁。“Koschei?那个老家伙的童话?难道他不会把自己的灵魂藏在一根针里,一枚蛋里,一只鸭子里,一只野兔里,然后把它们全都锁在一只铁箱子里?他不可能死掉,除非你拿到那枚蛋,可是——”

“就是这个!愚蠢的我,忘了这一切,”Doctor兴高采烈地说,他转回来向Master眨眼,弹动舌头发出清脆的咔哒声, 留下那两个剧院常客对于这么快就被忽略而感到迷惑不解。他一点儿也不希望地希望(*2),在被提醒了其永生不朽的声望后,这会改变Master的想法。 即使在做梦它也是无效的,但不知为何Doctor就是无法阻止自己。“俄罗斯是不是很棒?在其他地方问出这个问题,你不可能得到那样的回答!看?谁会想要自找麻烦来杀你?Nah, 你会再在这周围待上很久,我认为。 ”

“也许,”Master微微点头,说,在Doctor的热情下不由自主地微笑,“我猜还有其他你现在还不能告诉我的事?”

Doctor 惋惜地点点头,意识到他没有办法放开Master的手。他沉思着用他的大拇指摩擦着Master的手背,然后把Master的手握得更紧来求得更多他需要的安慰。“我有太多的东西想要告诉你,而且我不认为我能够阻止自己滔滔不绝地讲下去,只是看到你在这里……”

他闭上了眼睛,避免在Master脸上看到可能会出现的失望。当Master再次叹气的时候Doctor甚至不用看就能描摹出他的神情,知道Master会再次询问……当他感到自己的手被举起的时候非常惊讶,然后睁眼看到Master给予了他的指关节一个吻。

Doctor的脸迅速变成了明亮的红色,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纯洁的动作会使他感到那么热,与此同时,Master发出了一阵低沉的轻笑。 Doctor精神错乱地判定,当他抬头看他时,Master的眼睛里有些东西。那强烈的渴望连Master平日里的镇定都无法掩盖,而且……噢,他希望Master不要一直那样注视着他。Doctor坐立不安,站在公共场所开始使他感到非常不自在,“Ma——我是说, Koschei,我——”

“我亲爱的Doctor,的确如此。我应该等待,直到我在合适的时间线上再次遇见你。” Master迷人地笑了,而Doctor忍不住回笑,即使他已经感受到了另一个人要离开时,他的手松开自己而产生的那种失落。“Au revoir, Doctor。我期待着遇见在这个身体里的你……”

说着,Master大步走开,大概是要回到那个把他带到这来的随便什么神奇玩意儿。“Adieu,”Doctor轻轻地说,在那里站了一会儿,只是看着Master离去时通过的那扇门。漫不经心地摇晃着,Doctor 转身走回他的TARDIS。他忽略了在他走出剧院时无尽的一大群人,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是他想要再次见到的那个,想要到超过了一切。

他只是关上了身后TARDIS的门,然后崩溃地啜泣起来。

~FIN~

*1 因为时间冲撞10th碰上5th的一个小短片,蛮有趣的w

*2 hope against hope,不知道怎么翻比较好,这个短语真的太太太虐了QAQ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