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格子围巾

Doctor Who/Star Wars/Star Trek/the Social Network/Firefly/Elisabeth/Mozart!

【翻译】It Is Us Agianst The World (obikin)

作者:DepressingGreenie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107861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心痛,比死神带走我最亲近的女人时还糟。我心里的阴霾大概永远也不会消散了吧。怎么会这样?到底是什么出了错?一切都消逝了,我们所知的一切。仅剩下满目疮痍。

我看着他,如此的黑暗。我不得不去想:为什么会这样?现在他有没有找到最终的平静?黑云缠绕着他,就像孩子紧握住母亲。不知为何这柔化了他,和他黑暗的意图不符。我本该看到这些迹象的,我本该帮助他的…如果我知道的话。

我是否曾对他的痛苦视而不见?

我会做任何事去拯救他,任何事。我站在他的面前,回忆的浪潮涌入,一下又一下,重重击打着思维的海岸。回忆得越多,我便越发空洞。

重新集中精神,我努力想要忘记过去。我需要关注此时此刻,就像师父总是指导的那样。他响彻耳畔的话语从未如此正确过。这是我身处过的最危险的境地,每一步都如履薄冰。我面前是个有着天使眼睛的恶魔。而我只是站在这里等他出击。

我不觉得自己的意志坚韧到足以与他战斗……不是他,从来都不是他。我永远都无法伤害他,即使如今的他已经扭曲至此。只身一人抹去了绝地的存在……他现在是个西斯了。不仅仅是其中之一的“堕落者”,而是一个西斯。他在毁灭绝地前杀死了西迪厄斯。现在圣殿是他的王座了,建立新帝国至高无上的荣耀。

什么都没有剩下。

他从不半途而废。那不是他。

时间好像停滞了。在这个被西斯诅咒的世界里,只有我们两个。如此黑暗,环绕我们的氛围也如此应景。现在乞求原力倒转乾坤使一切回归正途是否太迟了?乞求他停止这疯狂的举动,趁一切还来得及?

”为什么?”我恳求道,无法问出其他。等待他回答时,我的世界停止了运转。

“纵使世间万物混沌不堪,我们还是可以反抗。”他回答,阴沉而小心翼翼地慢慢接近。

更进一步的心碎使我再也无法压抑住自己的泪水。我怎么能对他的痛苦如此视而不见,使我的兄弟,我的伴侣,我最亲密的朋友迷失至此?我怎么敢曾声称我爱他?

多年前,生命如同雨点落入流水般消逝,我失去了一位挚友。我知道今晚历史又要重演了。另一个,一个不止朋友的人。

“我能看到你的痛苦。不一定要这样的。”他唤道。我太想念他熟悉的气息了。我已经失去了一切,塑造我的一切。我的家,绝地圣殿,都没有了。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我无名无姓,漂泊无依。

他悲伤地向我微笑着,“我们可以飞到很远的地方去,飞到银河系的别处重新开始。在麻烦再次把我们腐蚀之前离开。求你了……我们可以慢慢来……我爱你……求你了……我们再也不会感到痛苦。纵使世间万物混沌不堪,我们还是可以反抗。”他恳求道,脸上充满了希望。我以前从未他如此富有生命力的样子。他向我伸出手。

他的眼里有那么多爱,我从来都没想过这是可能的。我们怎么会对彼此这样盲目?但现在已经太迟了不是吗?西斯不会爱人。他们都阴暗而残忍。一切都不是真的。这只是个玩笑。如果我握住他的手,他会毫不犹豫地杀了我。触手可及的人杀起来更容易而已。杀了我,这就是他想做的不是吗?我是他与力量间最后的阻隔。但为什么即便如此我还是相信他?为什么我还是爱他,和从前无异?

瘫倒在地,我的身体彻底崩溃了,我已经没有力气再站起来。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我怎么可能与之对抗?一夜之间我失去了所有,他是我唯一剩下的了。就像溺水的人一样,我伸手抓住了唯一的支撑点。我不能抵抗这个。我的世界在周围崩塌殆尽,灰飞烟灭。

“纵使世间万物混沌不堪,我们还是可以反抗。”我重复着他的话,最终说。我的喉咙又干又涩。词语就那么脱口而出,连带着沉重的啜泣。

我没有听见他的动作,但很快他接近了我。他把我拉入一个紧紧的怀抱,我觉得他的臂膀比塔图因更像家。

“纵使世间万物混沌不堪,我们还是可以反抗。”欧比旺在我的发间低语,“我们再也不会孤独了。”

THE END






大部分意译。一般而言我并不太喜欢第一人称…但这篇很有趣不是么;) 看到结局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开头“比死神带走我最亲近的女人时还糟”,作者在notes里表示本意此处指Shmi 但也可以自由理解。

评论(2)

热度(14)